不发刀会死星人

hsj冈本圭人o,圭凉cp,镇魂女孩澜巍www香蜜沉沉烬如霜,润玉毒唯

突然意识到,嘉成县主爱上的不过是那个一心为着明兰的小公爷罢了。她娘拿明兰一家人来威胁小公爷签下婚书,就算成了婚,小公爷也不是当初那个鲜衣怒马的少年了……

错了,都错了……


【衡兰】许你一世长乐未央(齐衡重生)

他闭眼时,眼前出现了那个天真明媚的女子,于是他便浅浅淡淡地笑了。

“六妹妹……你终究还是来看我了么……只是,我现在很丑吧?” 他看见她在那幻境中摇了摇头,于是他自嘲地笑笑:“怎么会不丑呢?六妹妹,我等你,等了漫长的一生,经历了太多沧桑,双鬓都染上了霜白。只是,上天对我何其幸运,竟让我在最后的时光看见了你……”

——是了,他不再是当初齐国公府鲜衣怒马、意气风发的小公爷,他已成家立业,深受皇帝的信赖与赏识。 他病的有些神志不清,但是他知道,他看见的六妹妹,皆是幻梦。只是他宁愿沉迷在这片虚无里,只因这片虚无里有着他的六妹妹,他这一生,唯一一个真心爱过的女子。

榻前三房妻妾哭天喊地,抹眼泪的抹眼泪,喂药的喂药。“官人……”

他微微动了动嘴唇,盛如兰看见了,急忙凑到他嘴边,想听清楚他说什么。

只听他说:“六妹妹……若有来世,你可愿嫁给我为……妻……”

然后便是许久的静默。

盛如兰听见了却是一怔,许久竟没有说话。 她只是静静用手覆上他毫无生气的双眼,轻轻帮他阖上,然后极其平静地宣布了他的死讯。

“齐国公,正月初六,殁。”

元若哥哥,你对明丫头还真是一往情深、痴心不改……竟连死的日子里也要带着一个六字……

元若哥哥……

————————我是重生分界线————————

不知过了多久,齐衡再一次从榻上醒来时,屋子里满是喜气,身下是绣着喜字的丝绸云被。他伸出手,仔细地翻来覆去疑惑地看着眼前的一切,甚至还扭了扭脖子。

他不是已经死了吗?怎的如今……

如今,是命运让他再活一次么?

“元若哥哥,早安。”正在镜前梳妆的明兰从镜中反射看见齐衡醒了有些奇怪的举动,甜甜地唤他,“待会儿我们还要回家拜见爹娘呢,别睡了,快起来洗漱。”

听见熟悉而陌生的清丽嗓音出现在耳畔,齐衡有些不敢相信。他缓缓抬头,去寻那声音的来源,却发现自己日思夜想的人儿正巧笑嫣兮地望着他。

“六妹妹?你怎会在此?我们……”

“小公爷,你莫不是忘了?”明兰回头仔仔细细地打量着床上的男子,确定了面前此人是昨夜娶她的齐衡,于是便接着道,“我们昨夜成了婚。”

???齐衡有些懵,母亲怎么会允许自己娶六妹妹。再看看这屋子,确实不是国公府自己的屋子,反倒……反倒像是父亲在郊外的宅子……这么说来……

齐衡呼吸一窒,瞳孔放大,眼前一黑,便昏死过去。

真相是真(锦玉双重生)

“那你可愿与我,孤注一掷,并肩一战?”


“殿下在何处,何处就是穗禾的家。穗禾早将身家性命尽数系在殿下身上。殿下生,我生,殿下若是去了,穗禾便同你一同去了!”


旭凤怔住。


他知道穗禾对他有情,可却不知,竟已到了这种地步……自己是否下得了那个狠心利用鸟族,利用她……


良久,旭凤才道:“穗禾,谢谢你。”


“殿下如此说,倒是和穗禾见外了。”穗禾虽不知旭凤发生了什么事,但从他言行举止来看,定是大事,“你我早已定亲,如今姨母被打入毗梭牢狱,偌大天界就只有我们两人相依为命了。”


润玉匆匆赶到校场。


只见五方天兵正在习武,毫无懈怠。自己便放下心来,围着校场走了几圈。军中有统领认出这是大殿下,便悄悄走过去,道:“大殿下今日怎么有空来校场?”


“以往都是火神亲临校场,监督你们练兵习武。今日本殿前来,你们就懈怠了,是否太不把本殿放在眼里。”润玉回身,看向统领时,眸光似剑,似乎要在统领身上刺出几个大窟窿。


统领浑身冒了一层冷汗。


他听闻夜神大殿是天界数一数二的好脾气,如今这般怕是给了自己一个下马威。他连忙招手,让众天兵停下,拜见大殿下。


“拜见大殿下!”五方天兵异口同声,声如雷鸣。


润玉清清嗓子,开口便是力拔千钧之势:“各位将士,如今火神殿下的军务,皆由本殿接手。”


“本殿自幼熟读各种书籍,对用兵之道也略通一二。”润玉面色冷硬,露出睥睨天下的帝王之相。


无形的压迫感笼罩在整个大营。


“觅儿,要不要随爹爹去布雨?”水神正欲前去布雨,见锦觅一直跟着自己,便拂袖将锦觅带到怀里,温和问道。


锦觅睁着大大的眼睛,点头却有些犹疑:“觅儿可以去吗,不会打扰到爹爹吗?”


“自然不会,”水神温和道,手轻抚锦觅发间,笑,“觅儿是我亲女。”


到了布雨云端处,水神向两位同僚,雷公电母施礼,看着时辰差不多了,便翻手施布雨术。


于是人间立刻下起倾盆大雨。


“觅儿,你与夜神怎么样了?”水神装作不经意地问起。


在一旁认真看着布雨过程的锦觅,听见这话,不知为何脑子里竟浮现了前两日在栖梧宫轻薄小鱼仙倌的那一幕,小脸一红,敷衍道:“啊…那个,还行还行……”


“爹爹今日回去,再为夜神输一次灵力,他的伤就好的七七八八了。明日我们也应该回洛湘府了,你临秀姨会担心的。”


“哦……”


水神瞧见自家女儿一脸不情愿,绞着手指的模样,失笑温和道:“觅儿,前几日我已与天帝定下你与夜神之婚期,就在两年后。”


“这下,觅儿可以放心和为父回洛湘府了么?”


校场之上。


众人看着台上与平日里并无二致的夜神,莫名心里一窒,齐齐跪下,异口同声道:“属下不敢。”


“既然本殿接管火神之军务,你们就是本殿的下属。副将何在?”


五方天将中走出一人,拱手道:“小仙曜日见过殿下。”


“曜日星君,你随我来。五方天将继续习武,不可懈怠。”轻飘飘地留下这句话,润玉便离开了校场。


曜日不敢推辞,跟上润玉的步伐,离开校场。


“曜日星君,本殿如若没有记错,最近应该是招兵的日子吧?”


润玉冷不丁地开口,吓得曜日差点栽一跟头。曜日在润玉身后站定,拱手道:“回殿下,天界招兵在三日之后。”


润玉闭了闭眼,思绪杂乱无章。良久,他才叹一口气,道:“本殿知道了。”


润玉又问:“火神可要参加这次招兵?”


“向来这个时候都是栖梧宫在操办招兵,可是如今火神殿下已被陛下禁足,而军务也交由殿下接管,火神殿下自然不可插手。”曜日毕恭毕敬道。


曜日说的不错,但旭凤若向父帝求情,父帝难保不会心软……


呵,毕竟,旭凤才是他心中最优秀的儿子,而我……却是他一夜风流的污点……哪怕我现如今已经出头,但他心里还是有一个更为优秀的儿子……


白衣袖袍下骨节分明的手掌慢慢捏紧,整个人散发着低气压,似乎要令跟在身后的曜日窒息。


只要不是瞎子,任谁都能感受到前面的夜神殿下似乎有点不对,为了不使夜神大殿的低气压继续压迫自己,曜日还是开口了:“不知……殿下询问招兵一事,可是有何安排?”


“……无事。”思绪被打断,润玉重新回归现实,捏紧的手掌瞬间松开,白玉般的面上重新恢复平和淡然,“只是随便问问。”


曜日点点头,又听润玉道,“曜日星君,本殿一向喜欢清静自在,这招兵之事,便由你代劳,可否?”


————————————————————

招兵了你们知道谁要上场的了~


锦玉我想发刀怎么办……🙄🙄🙄

心情极其不好


【圭凉】我很想你

山田凉介今天已经是第410次想起那个大猩猩了。


最近天气冷了,也不知道美国那边的天气怎么样,他有没有加衣服,如果感冒了怎么办……那个笨蛋……


冈本圭人畏热。


是个即使是寒冬天气,也是里面穿断袖外面随意套一件夹克的ba—ka—!


而自己则畏惧寒冷,每次出门一定将自己裹的严严实实。


冈本圭人经常用他的体温温暖自己。


以至于,冈本圭人这家伙一走,自己对于寒冬,变得讨厌了。


圭人……真是的……


要不要试着打个电话给他?万一他在上课怎么办?时差可不是闹着玩的,万一他在补觉怎么办?


……


等他反应过来时,手机里已经出现了那家伙浓重的鼻音。


“yama酱?”


所以你这家伙还是感冒了是不是啊!!!


山田凉介在心里咆哮。


可说出的话,却不带一点责怪之意:“keito……你,感冒了吗?要多喝热水,不要总是以为自己真的是大猩猩不怕冷,适当加添衣物……”


冈本圭人还处于蒙圈状态,他不知道山田凉介为什么会打这个越洋电话,只是为了叮嘱他感冒的事项吗?心里却暖暖的,即使天气再冷,冻得他一身鸡皮疙瘩,心里是暖的,就再也不怕冷了。


电话那头还在侃侃而谈,说着感冒的注意事项。


“喂我说,yama酱。”


突然严肃的声音让山田凉介怔住。


“你大半夜打电话过来不会只是提醒我注意不要感冒吧……”


山田凉介就莫名其妙红了脸。


他实在是说不出,其实,是他想他了。


他想他的味道了……


他想他的体温了……


他想他的一切了……


包括冈本圭人整个人,他都非常想念了。


“你什么时候回国……”


听着山田凉介突然降低的音量,语气中甚至还有些许委屈,冈本圭人一下就慌了神。


“还有一年半哦,yama酱。”冈本圭人轻轻笑了起来,“因为美国这边的学制是两年嘛。”


山田凉介掰着手指,“还有那么久啊……可是keito,我真的很想……”


我真的,很想你。


你一定能感觉到的吧?


我想你。


“yama酱,我马上就放假了。一放假就回日本,好不好?”冈本圭人这样说道。


啊?!


keito这家伙说什么?他要回国吗?!真是太好了!


可是……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山田凉介开启傲娇模式,打死都不承认是想冈本圭人想到发疯。


冈本圭人在电话那头明显失落了不少,“哦,这样啊……本来我还想着,美国这边的草莓挺便宜的,想给你寄个国际邮包的,现在想想还是算了吧——”


日本什么都好,就是水果贵了些,一颗草莓抵了山田凉介一天一半的工资。可他又偏偏最爱吃草莓,每次冈本圭人拿草莓诱惑他,他总是上当。


“不行!草莓是我的!”


果不其然,他又走进他为他设的圈套。


“冈本圭人你要敢不寄草莓,等你回来,你就睡一个月沙发!”


“遵命,My dear Ryousuke.”


“喂!说了不许这么叫我的!”


“可是……只有我们俩啊,别人不会知道的……”冈本圭人表示委屈。


“あいしてる…”山田凉介低声说了一句,“还有,我想你了。”


然后迅速挂断了电话,山田凉介此时的耳尖已经红透了。为了说出这句话,他在心里打了多少遍腹稿才有胆子说出口。


而电话的另一端,听着电话忙音的冈本圭人完全石化了。他不知道为什么山田凉介会对他说出这种话,但是心中的这股狂喜的心情是怎么回事?


但是,我也很想你,是真的。


【润玉x富察容音】梵唱玉音


四日后,帝后大婚,六界四海同庆。


璇玑宫内,容音被仙侍伺候着换上大婚银装,对镜描眉画眼,涂抹胭脂。


她前世天性不爱拘束,却嫁入皇室,从了体统规矩,失了真正的自己。现在想想,那些事情还在眼前,却恍如隔世。


她做了二十余年的大清国母,刚遇见弘历的柔情悸动,早就被这幽幽深宫磨灭了。余下的只有,日复一日,恪守皇后职责,帮助皇帝管理好后宫,不妒不怨,成为六宫的表率。她身系富察家满门荣耀,她不能任性妄为,不能随心所欲,不能行差踏错,否则招致的便是万劫不复。


自己与他是那样相似……


可是,他却出现了。他告诉她,一切错不在她。他告诉她,他会一辈子爱她。他告诉她,做他的天后,不用将自己放在一个遥不可及的位置上。


她遇见他时,是在落星潭畔。他甚至破格晋封她为上仙,掌霜雪一职。他这般看中她,她定不能让他失望,于是克己勤勉修习术法。她遇险,那次她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可是他又出现了,出动五方天将,不顾危难救她于蛟龙爪下。她,开始对这个风度翩翩,白衣胜雪的男子有了感激之意。


听他忆及往事,虽不是很详尽。她却能从他的字里行间,知道他经历的是怎样的黑暗。她曾是中宫皇后,看遍太多世态炎凉,人心冷暖,所以她能够理解他所做的。父母之恩,昊天罔极……


清影替容音戴好头冠,笑着出声提醒她:“仙子,您在想什么?”


“我们仙子果然艳压群芳,穿上婚服戴上头冠,美极了!”


容音的思绪被打断,又听见清影的夸赞之辞,不免失笑,拉过她的手心,作势要狠狠打她。吓得清影把眼睛闭上,片刻后手心却落下轻轻的拍打。


她就知道,她家仙子仁善,定不会重重地打她。


两人正说笑着,屋内突然白光一闪,幻化成一个男子——玄霄。



————————————————————

玄霄又来做死了?

做死做到一半被润玉抓住怎么样?


“昆仑君,昆仑君,昆仑君!”


迷茫之中,似乎有人在喊他,是谁呢……这声音,似曾相识啊……






记脑洞,暂时不填。


真相是真(锦玉双重生)

“见过父帝,水神仙上。”


润玉松开与锦觅紧紧相握的手,给两位长辈见了礼,放下时又重新握住锦觅的小手。


“大殿与长嫂倒真是恩爱得如胶似漆,令弟弟我好生羡慕。”旭凤见润玉与锦觅的关系一瞬间变得这样好,不由得心生怒意。


——殿中弥漫着一股名叫“尴尬”的气息。


锦觅急急的要上前说些什么,却被润玉拦下。润玉回敬道,“旭凤你又何必在这里酸我与觅儿,倒是你,已于穗禾公主定亲,也是时候该走动走动了。感情的事,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培养起来,日久生情,感情才更稳固,也更长久。”


旭凤听润玉这话意思,似是在指责自己。旭凤气极,却不欲与他分辩,只转身向太微道:“儿臣可做担保,母神绝对没有这么做过,定是有人陷害!”


水神与锦觅、润玉已悄悄站在一起。悄声说了一句,“觅儿过来”便拉过锦觅,将锦觅护在身后。

“父帝,儿臣自紫方云宫,发现母神私蓄影卫,不知该如何论处?”说着,便让天兵押着一个黑衣戴着面具的男子走了进来。


太微大惊,问:“这是何人?!”


“回父帝,此人便是母神所养在紫方云宫的影卫,奇鸢。也是魔界灭灵族唯一后裔,暮辞。”


奇鸢目不斜视,直直盯着地面,回想起夜神大殿发现他,对他说的话。


那日,他被荼姚派了任务,正欲下界,就被润玉逮住。


“你来了。”润玉的口气像是在问候老朋友一般温和亲切,“我是该叫你奇鸢,还是应该叫你暮辞?”


奇鸢手中灭灵箭一紧,听见润玉的声音便更是紧张。难道、难道天后娘娘的计划被发现了……那我怎么办……鎏英怎么办……


“不必紧张,我不是来抓你的,只想与你谈笔交易。”


“我身无分文,不敢和大殿下做交易。”暮辞转身欲走,却因身后那人提出的条件而止住了步子。


“事成之后,本殿让你与心上人见面。”润玉如是说道,看着面前暮辞的身影仿若被施了定身术立在原地,便知自己赌对了。


他嘴角勾起得逞的笑容:“如何?本殿这个条件怎么样?”


暮辞在原地思考良久,终于回头,看着润玉一字一句道:“大殿想让我做什么?”


“不急,我先替你解了你体内的子母蛊虫。”润玉在周围设了结界,阻隔了外界的声音。润玉抬手运起灵力,直直打入暮辞体内。


温和且霸道的水系灵力在暮辞全身游走,一个时辰后,润玉便将蛊虫硬生生给逼了出来。


“此乃定金,若是此事你办的好,本殿便让你见到你的心上人。绝不食言。”润玉背过手去,不去看暮辞现在的样子。


暮辞一瞬间只觉身体轻松了不少。他并非不知知恩图报,润玉所言又多次提到鎏英,让他无瑕多想。他跪下施礼:“全听殿下吩咐。”


“暮辞,你将天后所做之事说出来吧。”


暮辞点头,低声应了句“是”,便将事情原原本本缓缓道来。


包括龙鱼族如何覆灭、先花神如何挨了天后一击红莲业火自临渊台跳下,暮辞像竹筒倒豆子一般尽数倒出。


“你所言,可是真的?”太微淡淡听完这些话,看了一眼润玉与水神,已经没有当初的气愤。他心有疑虑,为何近些天发生的事情,总与润玉有关……倘若真的是润玉的阴谋,那么还真是被润玉将了一军,不得不防啊……


“小人不敢妄言。”暮辞道,“若非天后将子母蛊虫植入小人体内,小人也不敢将此事说出来,大白于天下。”


太微“哦”了一声,嘴角勾起若有若无地笑容,“那现在你怎敢将事情说出来?”


“天后被关入毗梭牢狱,这是九重天共知的事实。小人的子母虫蛊已解,不再受制于天后帐下。”暮辞言辞恳切,“小人虽人微言轻,但还明白什么是是非对错。”


“父帝,念在暮辞将功补过,将一切告知的份上,您网开一面,饶了暮辞。”润玉见太微沉默,及时上前补了一句,也算是塞住了太微的嘴,“天后之罪责,实在不应迁怒旁人。”


“至于火神虽是天后嫡出,却念在火神对天后恶行一无所知的份上——”


“事到如今,夜神大殿何必说的这般冠冕堂皇、无可指摘呢……”听见润玉为自己求情,旭凤心中一阵冷笑,“我母神究竟为何会被打入毗梭牢狱,夜神难道真的一点都不曾知晓吗?”


“我与你同时知道这个消息,润玉素来酒量低浅,天界各路神仙皆可作证。之所以来迟,是因为润玉去醒了会儿酒,浪费了些时间。”润玉到此时竟也不卑不亢,只是寥寥数语,便已解释来龙去脉,“父帝明鉴,润玉断无谋害天后之理!”


太微见润玉言辞恳切,不似作假。又思及润玉不可能知道簌离就是他生母,于是拍了拍龙椅扶手,冲火神道:“火神,你怎的如此不尊兄长!本座罚你闭门思过一年,不得擅出栖梧宫。这段时间的军务先卸下来,交由润玉打理。”


太微此意也是有心试探润玉。若润玉真有谋逆之意,得到五方天将兵权,定会露出马脚。谁知润玉看着太微,一脸不可置信,却还是接下了这五方兵权:“儿臣多谢父帝信任!”


“那儿臣与水神仙上便先行告退了。”润玉行礼道,“润玉还需去校场查看五方天将是否松懈,水神仙上也需布雨。”


“去吧。”太微看着这个儿子离去的背影,微微笑起,看向旭凤之时,言语之间多了几份厌烦之意,“旭凤你还不快回栖梧宫?”


旭凤呆愣期间听到太微如此说话,本想反驳,转念一想却道:“儿臣遵旨。”


——润玉,你设计陷害我与母神,此仇不共戴天!



谁知,刚一出九霄云殿便碰见了他现在最不想见到的女子——鸟族首领、穗禾公主。


穗禾在九霄云殿外来回走动,心中焦急。回头一望,看见旭凤从殿内出来,急忙上前关心道:“殿下,姨母是真的被削去后位了吗?那殿下你呢?有没有受牵连?”


“穗禾,如若我……一无所有,你还会和我在一起吗?”旭凤想了想,终究还是把这句话问出了口,或许只是求一个安慰罢了。


“那是自然,穗禾既已与殿下定下婚约,那么则生同襟,死同穴。”穗禾拉住旭凤的手,一往情深道,“穗禾待殿下之心,殿下难道不知么?”


这世上求而不得的人那么多,还不是只能受着。一辈子挺一挺也就过去了。



这是赵云澜说的话,却觉得无比适合润玉。

所以想开一个润玉x赵云澜/昆仑的文。

我真的不是想要拆巍澜,求不被打死……(ಥ_ಥ)

可能设定会与原剧有一定偏差……

如果你们想看,请在评论里告诉我。


关于润玉给邝露赐婚

给邝露赐婚那里,因为是后期,我没有仔细看过,只知道陛下几个名场面,身后抱锦觅啊、和锦觅争吵啊、让锦觅选婚纸(虽然是张绿色的emmmm


润玉是这么说的

来,我们看看邝露是怎么说的。

她说

陛下的心思你都知道你还只求一直陪在陛下身边?对,你表过态了,没错。但是你爹那些话是说进润玉心里去了。所以他才会再次提及这件事。但是他不会开口赶人,毕竟润玉修养那么好。他也明白,不能让你留在这里了,所以才给你指婚。这时候正常的人不应该是转身离去祝福自己心爱的人和心爱的人心里那个人白头到老吗?

邝露偏不。你不就是想要嫁进璇玑宫吗?你不就是想要陛下追逐锦觅累了然后回头看你一眼吗?一般的人都不会上赶着当备胎的谢谢。

陛下心里只有锦觅一个,从来就没有你,你该清醒一点了。

虽然我极其想把霜花弄死,但是现在我想先把你弄死。